毕先生
毕先生 总经理 / 深圳市毕肯管理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Wolf在北京一家多元集团公司做招聘总监,给公司招来了龙哥等总裁、副总裁一众高管,期盼着以龙哥为中心,在多个关键岗位上都有既懂业务又善沟通的人才,帮助公司提振业绩、获取好的名声,真正变得强大。Wolf可能有点天真,因为加入之前他也知道该集团高管流动频繁,业界名声极臭,他以为换批人、用心做就能够做成、做好;当然Wolf也不是一心单纯地为公司好,他的小九九是:在工作时间时高效地去达成业绩、以最高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份内之事,下班后则迅速离开公司、转变思维,协作一个朋友做HR咨询项目,以及活跃在圈子中看没有生意机会;即便招人他也有抱着结交能士、以后或为我所用的念头。
于是Wolf积极与龙哥沟通,将经手新招的副总裁、副总经理们介绍给龙哥,也多方收集各级人员对公司的看法、消息,供龙哥决策使用;龙哥起初也经常与Wolf促膝长谈,交流管理思想、怎么融入公司、怎么推动董事长(老板)让好的业务动作发生等等。龙哥是Wolf的老乡,招龙哥谈薪酬时Wolf也尽力帮他争取到了税后200万的总年薪(虽然谈薪过程中龙哥曾一度吐口“税后150万也可以考虑”),作为公司HR却抬高了薪资这个立场是不正确的,一般都是帮着公司往下压工资,但Wolf也逐渐知道公司弊病缠身,并且更关键的是年薪中占比30%的年终奖是基本拿不到的。那时龙哥信任Wolf,一次穿错了皮鞋到公司,给Wolf钥匙让他去住处取鞋,Wolf一路小跑,赶在上班打卡的截至时间9点之前将鞋子取回来——他认为这是在帮龙哥办私事,虽然龙哥是总裁-可以签字不受迟到打卡影响,但是最好同时遵守公司制度:不能迟到。后来还有一次龙哥将公司提供给他租住的房子的钥匙落房间里了,让Wolf去找锁匠上门开锁,Wolf认为自己是人事——从办公室外出也需要自己的顶头上司人资总监批准,且龙哥是总裁有自己的助理,这事情也该是行政部负责,就对龙哥说会和他的助理一起去开锁,“或者去让行政部的人来帮忙”,龙哥说他的助理出差了,且脸露不悦……此事过后,龙哥主动拉远了与Wolf的距离,原先的热乎劲儿荡然无存。
Wolf憎恶加班,一则公司本来就要求周六上班,一周仅能休息一天;二则他向来认为加班是无能的表现,给定时间内你做不完那就只好来加班了;三则他认为上班时间内自己属于公司,6点钟以后的时间则是属于自己的,也许是因为他还赶着去其他地方忙个项目吧。龙哥入职月余被宣布为总裁后,召开的第一次中高层及人资部门会议是晚上7点钟开始的——老板定的规矩上班时间内不允许开会,Wolf很反感这个时间但那会儿还是很挺龙哥的;那晚6点多钟时他还在跟一个副总裁交流,然后小跑去食堂吃了个晚饭再小跑回来开会,结果算是掐着点到会场,再与几个最后到者去其他会议室搬椅子过来便显得有点迟到了。Wolf心里觉得有点对不住龙哥,相信龙哥也对迟到者不满。再后来经过上面提到的开锁事件之后,龙哥疏远Wolf,Wolf也在与同事的闲聊中从最初的挺龙派变成倒龙派了。
再后来,Wolf离职,龙哥离职,几个Wolf经手招的高管也相继离职,公司业务没有任何起色,一切还是照旧,据说后来还变得更糟。该公司老板及其家族一度还被排名为行业富豪,据福布斯数据身价数十亿,可见很多报道也只能听听而已,过后忘却不会有一点影响。

上述所说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个中曲直、孰是孰非在下不做评论,却由此想到了公和私的界限的问题。私心每个人都会有,马斯洛需求理论中第一层级的生存需要也是私心的历史性来源的一个不错的解释;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核心就是借由利己心,市场经济会经过优胜劣汰般的“自然选择”而达到均衡。在企业供职,怎么样才是一切为了公司?怎么样才能够像企业老板那样去考虑问题,进而带着这个立场去管控业务、推动项目?从老板(资方)角度考虑,又利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和绩效分配体制才能够充分调动员工(劳方)的积极性?激荡出其个人都不曾发现的潜力?

我还想到了另外一个事件:王思聪参加一个会议,被一名工作人员拦下,网上的报道是:“王思聪一脸惊讶看着她:你拦我? 旁边所有人狂笑”,王思聪的说法是他说:“我也需要邀请函?”也许真相不过是那名工作人员认不得他是王思聪。该事发生后,大家一窝蜂地泛娱乐化,给出不少恶搞情景,却鲜有人把这事儿与我们小学课文上学过的《列宁与士兵》相提并论,尽管那名工作人员和卫兵都只是在履行自己再简单不过的工作职责。我不知道我们应该更喜欢哪个世界:是因为知道他是领导、主角,就不需要凭证而主动放行?还是不知道谁是谁、也不管是谁,都一律要求凭证入场?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敢于阻拦王思聪的工作人员和能上前拦住列宁的卫兵?
我们该把领导当成什么?当该推动领导(尤其是比你高出两个以上级别的公司高管)时,我们是该先谦卑地提醒一下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是该先聚焦于业务、看怎么样才能更好地把事情办好、办对?当年妹妹参加工作时我教她“先做人后做事”,我话说得理所当然,也深知在社会上这样做对她很有帮助;可是如果我们身处在一个只需要照章做事、没有特殊、一视同仁的社会环境中,一切是不是都会变得更简单了?整个社会协作的效率是不是更高了?

做猎头时有时会碰到企业方的招聘经理怕麻烦领导,而不敢去催领导给反馈、不愿去追问进展、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更习惯于被动执行,在指示来了才进行下一步;甚至曾经听说一个HR对猎头反馈某个职位时讲,那个职位的直接上司给候选人电话面试过之后觉得候选人不合适,而猎头去问候选人时候选人却坚称没有人给他打电话,实际情况很可能是职位上司看简历觉得不合适就如此托辞想把候选人pass掉算了;这时便体现出古人所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道理。生活中也常有许多类似的例子,甲乙双方各执一词,当事人各说个话,如果单听一方完全有可能得出相反的结论;比如小学生打架、街头商贩的争执、原告与被告的纠纷等等。
作为执行者或者担当评判角色的人知道一方情况后,去再从另一方了解一遍情况,有时真的很无趣,湮没了其凭一方印象去判断而来的直观和情绪上的高涨,久而久之可能这个人性情上也就变得挺无趣了。但恐怕这是事实,世界在不少程度上就是这么运转的——我们要兼听则明、我们需要人去做这个显得无趣的事情;这样的人也是存在的,他们不止步于定论或者结论,而是敢于另辟蹊径、推倒重来,敢于讨价还价、充分发表和收集看法,敢于不盲从权威/领导、不人云亦云,敢于打破等级观念、以客为尊、业绩先行。他们或许时不时会觉得孤独,在这里祝愿他们能更多得到理解和宽容,被更多的人点赞。

以上内容还请任何人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那啥。
2016年10月1日
    最新话题更多